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MXXX

Tip the future!

 
 
 

日志

 
 
 
 

残酷世界—苏格拉底真相  

2010-04-01 20:11:45|  分类: 书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雷特《论色诺芬的<会饮>》节选

在苏格拉底的明显怪异甚至疯狂中表现出来的苏格拉底式的世界理解,似乎也在粗野和文雅、正经和诙谐的最让人侧面的结合中表现出来。这种理解看上去就像是一种疫苗,使人类能够在其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抗绝望(参普鲁塔克《阿波罗的安慰[Consolatio ad Apollonium]》33.11以下),而其之所以能够如此,不是“尽管”其愿意像世界本来所是那样看待它,而是“因为”其愿意像世界本来所是那样看待世界。苏格拉底的榜样表明,为了最终这样看待世界,我们必须首先检查自己的热情和高贵希望,但不是像一个反驳者(debunker)那样检查,而是作为一个希望完全正义地对待真正的高贵和道德的人。苏格拉底最关注的高贵或美者,是本身让人神往的,不需要其他补充或支持,因为仅仅看到沉思的对象,对一个这样做的人来说似乎就是本身好的,或因其本身就是好的。由于对美没有附加的期待,或由于对世界没有附加的要求,苏格拉底显著地摆脱了其他人为满足这些要求而需要的对非常手段的依赖。色诺芬因此使我们能够开始亲眼看到苏格拉底拥有的真正高贵,因为心灵的清晰,或免于自我矛盾的自由,虽然使人不再拥有“某种甜蜜的希望”,却肯定不是没有自身之美或善的。
                                                                                                                    
——原出处色诺芬等著,沈默等译:《色诺芬的<会饮>》,北京:华夏出版社,2005年,第283—284页。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