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MXXX

Tip the future!

 
 
 

日志

 
 
 
 

历史的真实  

2010-01-16 15:15:13|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的真实

文/尘郭


对史的解读,似乎是无限开阔的,这种情况的出现在于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对问题的切入点及其知识背景的广度和深度,以及问题本身所呈现给解读者的兴趣,还有一种人与生俱来的特有禀赋。


除少数人外,国人看待史的方式多限于表面,而往往止于笑谈或美谈,把其幻作为一个失真的老故事,束之高阁,什么时候兴趣了,就谈谈,这也不尝是种生活哲学——干嘛要较真。但生活本身之面貌不是让你去较真,作为一种处世态度,又何妨?


如今,我们依然可以看出国人看待历史的态度还是未脱离那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东方古国,这对于接受了近百年现代文化冲击的大国来说,实算一个奇迹。依然多偏激,这不得不认为我国是没有历史感的传统这一项的,我们的历史感似乎浓缩为那几个屈指可数的符号,人们会说那就是历史感。当然,得承认人感觉上的误差。


作为感觉上的一个误差,我会把月亮圆的那个夜晚想象为一个美丽的神话.的确,这种感觉上的转向,确是一种历史感的,模糊至大的,缥缈的,这是空间上的情感交流,从这可以看出国人还是易被这些神话感染的,可能,这种历史感是挥之不去了,作为一种短暂的停留,然后又折回到现代的语境中,这确实是种魔幻般的体验,假若是远离都市的荒野小村,一种久违的乡土味会让你魂归美好。


我们谓之“魂”的东西是我们的历史感之一,这不同于迷信,它是人的在场的见证。于是,满满地装载入现实,成了一个多维子盒,演印到你的世界。假若说现在被万般演绎的你的思想是极其庞大,渊杂的,这本身,作为一种束缚,却会让你的想象力去付一笔大债。思想贫瘠的极端是幻化的另一种世界,不可想象的单纯也不尽是美好的助产婆,那不免是失真于这个存有的操劳世界,对现实本身的延异而不仅仅是停滞,这是追求自由的一种形而上之神往,体恤于形而下的万象,归于自由之主。


现实中的焦虑,多归于自由之所失,自由的过度透支,是人之于现实的真实处境,而竟有过度透支之自由?得从两方面看,其一,是人自身之自由及自己为自己定义的自由而为此坚定的自由;其二,人之外的自由及为别人所控的自由及自由对此反映出的自由。在现实中,人们往往对第一点做的很勉强,而对第二点却完全的处于失控的状态。由此已久的对生之热情也由此而失却不少,而多会生出对世事的冷眼,做这样一个看客,或讥于人,或嘲笑别人,整个迂回于世间,向前看渺茫,向后视无边,生活的整个重心一下子栽进了现实的泥淖。


现实有时确像个沼泽,单有勇气是算不了什么的,那些指引现代人的半斤八两式的人物只会给我们添乱,只是话语权习惯听别人的,人对生活下去的勇气很难冲破这下,这点颇让人觉着惊讶。人们的前方是别人的前方,自己的自由也被贴上别人的标签,这是一种深度的对未来的恐惧。我体验到了目前教育的这种欺骗的暴力。


人的边缘化这是现代的贡献,把整个宇宙都让物给了尘埃,这难道是人的最终归宿?也确是人的归宿,而由人演绎的魂却挥之不去,和尘埃归一。这是壮烈的最后一幕,不是结束,是新的开启,这种新是种信仰,也是回环的,更是一次次的超越,迂回式的弯道,理不清的路线,可最终还是解决了。焦躁是最不必的一种选择,选择往往却催生出焦躁,这种矛盾的辩证暂不去管,只是觉出了人自身的生之困惑。


生之困惑,由谁来解之,甚至德高望重的老人也是无法讲清的,它正如人的历史,混沌中见出几分清新,复杂中透出一种简单,这是史之于人之根本。两相融的期许,含情脉脉的意念与执著,以解其惑。而此“惑”真非解不可?否也,惑之存于心,这乃心病,与人之表象所落之惑接踵而至,这是根本之所在,诉于人许或能得之于当下之利,却未必解长远之忧,心向于外而回于内这是人之气之规律,这点得看清楚,正如“解铃还须系铃人”的依赖,此种依赖不如说是人之本性使然。一贯的懒惰,这是需打持久战的,此番选择不如说是一个在现代意识形态或价值观影响下生产的产品,而且还需与别人等量齐观,互比高下。


原始的信念,是种模糊的东西,这酿出一个宽广而神秘莫测的空间;现代的信念,其实也是很模糊的,只是其通过了一个表面的包装而给它以存在的状态——人能意识到的,比如眼前的一个茶杯,一张桌子,太空中的一个卫星,这种掩藏使我们的空间一下子变得很小,从某方面来说,这是对人想象力的耗费,用想象力换来的空间远不如想象的宽广,而现在我们正面临想象力的穷尽。一切都止于耗费,然后消解,这是退出历史舞台后可能出现的情景。


对空间的获取,最后却把空间给埋葬,能书写的历史,不能承担这样的责任。


历史,正如脚下狼烟四起的风尘,化解了一缕空间中的云朵,成了一个神话或梦的记忆,这是对人生之困惑的一个解答。现实很少遇见的生离死别,最终都成了梦的一部分,这是一种消解,也是一种储存,这或许就成了我们历史感的一部分。但这不是作为效果历史的历史感的拼图,从现实到成为历史,关乎陈年老酿的一种无言的学问,而不是时间上几个点的封存,历史也不是时间碎片的积压。我们所谓之历史感可能更侧重于“感”的东西及所受之感觉、感情、感想之类的虚空间,它与实物之空间一起构筑起我们的家、村、镇、市、省、国家、乃至世界、宇宙这一类抽象概念,这是借于一个被定义与阐释的人类文化系统而得以存在的心理空间,即这是另一种宗教信仰,被泛化的宗教信仰。


时空,就这样在人的心理感知中慢慢变得厚实而具体,渐渐成了人追求安全庇护的依靠,这是其作为物质意义对人类的最大贡献。因而,历史也就得以展开。


人类在长久的神话氛围中形成的一种秉性式的虚幻感,注入到历史中,这让我们窥见了历史的另一面——无常,有时也无意义。今日所论之历史,可能更多是由狡辩术超强的政治家所称的历史,而这不过是其期待而孕育出的效果历史罢了。关于真实,似乎成了无底洞,因为如黑洞及那令人气馁的暗物质的真实,只能限于现代人极有限的那点想象。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